渠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小站三汇镇

[复制链接]
2018-4-11 10: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af5608ce8ae5bb8b6da44025beba6ebb.jpg

回老家办事,因时间仓促,母亲告诉我说可以买票直接坐火车到三汇镇站下。
心中多少有些不信,这个一度几近废弃的车站似乎已经离开自己的视野很多年,现在,又重新启用了?
于是上网查询,还真有这么一班车,K9412,重庆北到三汇镇,11点03分出发,13点20分到达,用时不过两个小时多一点。
于是决定就坐这班车了,果断地订票,换票,检票,登车,从重庆北出发,车过北碚、华蓥、广安、渠县……感受到离自己记忆中的原点越来越近,却又害怕多年未见,它是不是完全变了模样,让我找不到它曾经的样子。

多少年前,我们在这里登车,从这里走向天南海北。
多少年,如我一样从这里走向四方的朋友,有的偶尔回来,有的经年不见,关于这座小站的模样,也逐渐被大城市的高铁站、动车站、恢弘大气的火车站所替代,变得愈加模糊起来。
我们对这个家乡小站日渐萧瑟的境遇从未上心,也从未主动去关心它现在到底成了什么模样?
记忆中的样子,是否早已时过境迁?
直到这一次,机缘巧合下即将再次见面,才发觉心中有一种酸涩莫名涌现。

d2143ecc9a108933f6a800f28e6373a3.jpg

患得患失的心情一路相伴,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伴着耳机里舒缓的音乐很快就过去,内心却一直生出波澜,未曾平静。
过了渠县站后,我就一直在看手机,甚至把导航调出来,看离终点站到底还有多远。
临巴站、流溪站、汇南站,毫无疑问,沿途几个曾经只有慢车停靠的小站都已完全废弃了,在车上匆匆一瞥,对它们荒草丛生、无人打理的破败景象也能一目了然。
我害怕久未谋面的三汇镇站会不会也成了它们这般惨淡萧条的模样。

三号桥、二号桥、一号桥……,这是自己儿时最熟悉的一段铁路了吧,小学和初中阶段,从家里到学校就要在这段路上往返。
那时候,成群结队的孩子,在每个清晨或傍晚的时候,欢乐地沿着铁路线奔跑打闹,听见远远地传来一声啸叫,便嘻嘻哈哈地四散躲开。
绿色的列车飞驰而过,尖锐的气流刮疼稚嫩的脸颊,飞扬起青春的发丝,也飞扬着少年的梦想向铁轨延伸的远方无限延长。

0da036dfc1fc861f9e151a284c46f587.jpg

伴随一声嘹亮的鸣笛,列车终于到达车站,比预定的时间晚了5分钟,我提着挎包随着人流下车,急急地环顾四周的景象,期许着能找到记忆里熟悉的痕迹。
站台似乎还是老模样,候车厅好像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破破烂烂。
没找到售票厅,更没看到有售票窗口,只有进站口有一名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站在那里,负责人员进站时的到点放行。
前方的铁道上不再有几长列黑不溜秋的货车停在那里,甚至远端的几路铁道明显是久未行车的模样,铁轨生锈,枕木间的碎石里,许多野生的杂草坚毅地钻出来,嚣张地炫耀着它们旺盛的生命力。

记得那些年车站繁荣的时候,总是会有几列运送各种货物的货列会在车站中转休整的。
那时调皮的我,最喜欢和小伙伴们来这里玩耍,悄悄地翻爬于每一节停靠卸货的车厢之间,或蹦上蹦下,或拿着石子向下乱丢,或扮演一出铁道游击队上演激烈的枪战。
似乎总有一台早该退休的老式蒸汽机车,笨拙地在最边儿的铁轨上来来回回。
“噗嗤噗嗤”地转动着橘红色的钢轮子,拉着两车厢的煤缓慢地向前方川东水泥厂的货场驶去,车顶冒出的白烟很快被晚霞里的红云湮没,和地面的点点金光融合在一起。
那时候,车站是那样的宽阔、寂静、柔和。
深刻在脑海中,是儿时缤纷的水彩画。

7eb26f1f2de9af32c2db5aaa9068a8ab.jpg

从出站口出来,以前后面小店林立、异常热闹的景象却是没有了,大多门面都关着门。
我正张望着,一个异常热情的中年大姐跑过来,一把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前面扯:“兄弟,你是到三汇的噻,来来来,刚好还有一个位置,你坐上就可以走!”
看这大姐热情的拉客样子,我什么也没说便随她上了她家的面包车。心中却油然升腾起一股亲切的喜意,还是我曾经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开车的大哥和拉客的大姐是两口子,专门在从火车站到镇上的这条路上跑运输,多年与乘客打交道的经历养成了他们自来熟的性格,一上车大姐的嘴就没闲着,自我介绍自己家就在水泥厂,离火车站不远。

我家到是离水泥厂也不远,都在川水路一条路上,属于三汇的工矿区。
虽然我们之前从未见过,但作为老乡天然的亲近感,加上她操着一口淳朴家乡话噼里啪啦的攻势下,彼此间的陌生感早已消灭殆尽。
我也主动和她搭腔,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大姐一听更来劲,热情地给我解说。
三汇站大概是去年下半年又开始恢复停车的,每天只停两班车,下午一点多从重庆到巴中的列车和晚上十一点多从巴中回重庆的往返。

8f780267f5d8572a58419e5a0b2e0aa8.jpg


旁边开车的大哥一副不甘寂寞的样子,插嘴道:“听说年后从成都过来的一班车也要开始在三汇站停靠了……”
话还没说完,便遭大姐一声暴吼:“各自专心开车,莫打惘逛!”
大哥讪讪然地不说话,闷头继续开车。
我在心里一阵好笑,看来这位司机大哥在家里的地位不高啊,这便是大伙儿常说的耙耳朵。
大姐才不理会他的感受,继续兴致勃勃地和我聊天。
我问她为啥没见售票员,她便给我解释,原来三汇站恢复停车后,现在也只是经停车站,是不售票的,大家坐车都是上车以后再补票。
“听说马上三汇站就要改成达州南站了,那时候停的车应该就多了。”大姐兴高采烈地和我说,“就是不晓得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就好了!”

听着家乡人对车站的期许,我的心里升起几许道不明的感触。
几十年前,这里也许是三汇镇最热闹的地方。凡是经过的车辆,十有八九都要在这里刹一脚。
站台上每天都相当繁忙,形色各异的人匆忙地从这里出发或者同样匆忙地来到这里。
我清晰地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车站还经历过一次扩建,从五道铁路线增加到八道铁路线,还修了站台与站台之间的地下通道。
乘客的喧嚣,小贩的嘈杂,蒸汽车长鸣的汽笛,还有瞬间升腾起的白雾,这些是它当年的样子。
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让人心生满足、骄傲。

0bea2c4133b6a2300f249e40c40c7e32.jpg

那时候的每个人,似乎都不容置疑地相信这里会一直繁荣下去。
却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班缓缓驶出站台的绿皮火车的影子越来越远。
特快、直快、普快、慢车、临停、货车……经停的列车日渐减少,从日均十几列班次减少到七八列,又减少到三四列,到后来只有春运临时加开的列车才停,最后到没有一班列车在这里停靠……
热闹嘈杂的景象日益稀落,曾经繁忙的三汇镇火车站,逐渐成为家乡人心中一抹模糊的记忆和牵挂。


cd14653445f0d4edff2eba153f59bc89.jpg

乡关渐远,何处是岸。
时光如此仓促,这一次匆匆来去,重逢与告别的过程如此短暂,却又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复杂情绪。
让我感慨光阴的力量,让我欣慰它一直都在那里。
打内心里,我也如同开车的大哥大姐一样,盼望着它能涅槃重生,重现辉煌。
无关其他,只是心中难舍的情怀作祟。

f2d432daa0eb3b9e19ae16080dd481ac.jpg
【作者简介】:
二十三天,原名王晶,80后,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专栏作家,诗人。生于渠县三汇,居于重庆江北,从军16载,现为驻蓉某部宣传科长。其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于《星星》、《山花》、《商界》、《花火》、《海峡诗人》、《当代诗人》、《战旗报》、《重庆时报》、《贵州日报》等报刊杂志。微信:dajingge001;QQ:154392813
欢迎投稿
1、文章体裁:小说、散文和诗歌、评论、剧本等2、附作者照片一张,作者100字左右简介3、投稿邮箱:458678692@qq.com(付丽霞)
原创精品,扶持新锐;立足三汇,面向世界!
名誉主编:杨森林   张力       主编:黄河执行主编:张成芳特约主编:孙小淞    王忠瑛       编辑:付丽霞   唐中华(特约)
来源:三汇文学平台
2018-4-11 22:28:12  【来自渠县网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落的三汇
来自: iPhone客户端
2018-4-14 13:39:59  【来自渠县网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 来哟!
20180414_105152_1523684374613.png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回复

 懒得打字嘛,点击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